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深圳万象新园当我们谈论游戏时,我谈些什么-润创Lawyer

作者:admin 2017-08-14

当我们谈论游戏时,我谈些什么-润创Lawyer
煲剧、综艺和游戏,无疑是当代年轻人打发闲暇时间最多的三个选择。如果非要在这三者之间再选出一个,对笔者来说,那或许就是游戏了吧。从小时候玩的摩尔庄园,再到 4399 小游戏,即使是在常规认知中并不是游戏主要受众的女生,笔者也从小就已经接触了不少游戏。尤其近几年,腾讯、网易都推出了几款大热的手游,即使是在地铁上也能看见如笔者一般开黑的身影,原本是游戏中的对战话语“稳住,我们能赢”“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也慢慢地在网络中流传开来。与此同时,微信小游戏、开心消消乐等非对抗类、平均每局时长较短的游戏,也渐渐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
游戏如此火爆,而当我们谈论起游戏时,除了游戏的趣味性装醒哥,还谈论什么?笔者作为游戏资深玩家同时也作为法律人,今天就主要从法律角度出发来扒一扒游戏里的那些法律问题
日本光荣特库摩游戏控告北京三鼎梦有限公司(以下称 3 DM)侵权的二审不久前刚刚结案,此案主要聚焦于 3 DM破解传播《三国志 13 》《信长之野望 创造:战国立志传》等五款游戏软件。玩家破解游戏我们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但如果企业破解传播未经授权的游戏则会面临巨大的法律风险。在我们玩游戏的时候也会时常感觉,某个游戏的玩法好像和别的游戏十分相似;某个游戏的形象好像与某个明星或者动漫人物很像;某个游戏的主要故事线、道具、装备都与另一款游戏雷同甚至说会有极其相近的游戏名称。这种情况哪些会构成侵权呢?笔者将从如下几个经典的卡牌类游戏所涉诉讼来一窥其中可能所涉的侵权纠纷及法律认定。

暴雪娱乐有限公司等诉上海游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
相信常常玩游戏的读者一定对暴雪娱乐这个公司并不陌生,因为暴雪娱乐开发的《魔兽世界》游戏在年轻人中玩家数量庞大。而以《魔兽世界》为背景所推出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也有着相当高的受众度,暴雪娱乐将《炉石传说》在中国大陆内的独家游戏运营权授予网易公司,自 2013 年 10 月 23 日开始,网易公司向游戏玩家发出内测邀请。
后网易公司发现上海游易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卧龙传说:三国名将传》(以下简称“《卧龙传说》”)的网络游戏。游戏中的游戏界面、卡牌游戏的设置都与《炉石传说》存在极高的相似度,具体来看:
(一)炉石标识
《炉石传说》的标志为一个外围为多角金色轮盘,内圈包含一个漩涡状的蓝色或者大理石颜色光晕的平面艺术造型。

《卧龙传说》在牌店界面中的扩展包上使用的标识以及在打开扩展包过程中的卡牌牌背上使用的标识,与《炉石传说》的标识均包含轮盘造型,其差别仅在于中部的圆形图案以及用色,但是在整体视觉感官上两者并无实质性差异。
该标识是否属于美术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的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
《卧龙传说》辩称此标识不具有独创性。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三条:“著作权法所称创作,是指直接产生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智力活动。”根据其对于创作的定义,可以认为我国著作权法对于独创性要求并不算高炼狱魔女蔚。因此,只要是作者独立创作,具有最低限度的审美意义,且不属于公有领域的造型艺术郝笛,均应视为满足了作品的独创性要求。
本案中,《炉石传说》游戏中的“炉石标识”属于以线条、色彩等构成的平面造型艺术,并无证据表明其不属于原告创作或者来源于公有领域。因此,法院认定《炉石传说》请求保护的“炉石标识”属于著作权法所称之作品。
两标识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我国著作权领域在判断美术作品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时一般采用“接触+实质相似“来判断,在判断是否构成实质相似的时候,笔者认为整体观感更为重要,在判断时不应专注于细节,尤其注意要站在一般公众的感受上来直观判断是否存在实质差异。
本案中,法院在判断其是否被复制时,关键在于线条、色彩等方式构成的造型是否相同或者实质性相同,是否向公众传递了相同或者实质相同的审美意义。两者在线条、色彩组成的造型及其美感上没有实质性差异,其在细节上的细微差别,不足以形成不同造型,也不足以为公众带来不同的美感,,因而法院认为《卧龙传说》在这两处使用的标识属于对原告作品的复制,侵害了原告所享有的著作权。
(二)游戏界面。
游戏界面分别包括“牌店界面”、“打开扩展包界面”、“我的收藏之浏览界面”、“我的收藏之组牌界面”、“我的收藏之卡牌制作界面”、“练习模式之选择英雄界面”、“战斗场地界面”、“练习模式之英雄出场界面”、“练习模式之起始手牌界面”、“竞技模式之付费界面”、“竞技模式之选择英雄界面”、“竞技模式之组建套牌界面”、“竞技模式之成绩界面”、“任务记录界面”等十四个界面。

(上图为《炉石传说》游戏界面,图源自网络)

(上图为《卧龙传说》游戏界面截图,图源自网络)
游戏界面是否为著作权法保护:
著作权法保护思想的独创性表达,而不及于思想本身,这也就是常说的思想与表达二分法,所以根据这个原则,判断的游戏界面是思想观念,还是思想观念的表达是必要的。值得注意的是在判定一些案子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时候,一些法院会依据“抽象-过滤-比较”三步法,使用三步法时,首先就是利用思想与表达的二分法来进行分离,再过滤掉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内容,最后将两者进行比对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就游戏界面的布局而言,其作为美术作品的思想不应属于著作权保护的范畴。但是,14个界面并非仅由布局构成,而是由色彩、线条、图案构成的在游戏布局基础上足够具体的平面造型艺术。故而法院确认该14个游戏界面属于表达而非思想,应受法律保护。
涉案两部游戏作品界面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经法院的比对,被控侵权的界面虽然在布局上与原告界面布局相似,但在组成界面的图案、色彩等方面有实质不同,导致了两者在造型及美感上形成了差别,故不能构成实质性近似。
(三)卡牌牌面设计
分为三个类型,随从牌、法术牌/秘能牌、武器牌。

(左为《炉石传说》卡牌牌面,右为《卧龙传说》卡牌界面,图源自网络)
卡牌牌面设计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鉴于法律对于美术作品独创性要求不高,且并无证据表明原告卡牌牌面设计所呈现出的造型艺术来源于公有领域,故而法院确认原告所主张的“卡牌牌面设计”是指由色彩、线条、图案所构成的卡牌牌面造型艺术,是属于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
两部游戏作品卡牌牌面设计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因两者在色彩、图案等元素上均有差异,故法院认为二者未构成实质相似。
(四)卡牌和套牌的组合及文字说明
卡牌和套牌的组合及文字说明是否可纳入著作权法保护范围
卡牌和套牌的组合实质是游戏的规则和玩法,一般被认为属于思想而非思想的表达,并不在著作权法的保护范围之内。
法院认为,单张卡牌之上的文字说明表达简单,难以达到著作权法所要求的独创性的高度,但是卡牌上的文字说明是用以说明卡牌在游戏中所具备的技能或功能,将其组合成一个整体,可以视为游戏说明书而作为著作权法所规定的文字作品予以保护。笔者认为法院的论理有待商榷。虽然可以理解法院综合了所有卡牌说明将之视为整体游戏说明的意图,但是从法院的阐述来看,一方面认为单个卡牌之上的文字说明是为了说明游戏玩法和规则,表达空间有限,应属于有限表达,应排除在著作权法保护范围之外,但另一方面法院又认为单张卡牌的集合即可作为一个整体即视为游戏说明书来保护,笔者认为法院的论理前后矛盾,一部完整的文字作品,既存在独创性的部分,也存在公有领域的素材或有限表达,仅因为公有领域的素材或有限表达是文字作品的一部分而赋予文字作品权利人这部分内容的可版权性,有失公允。
(五)视频和动画特效
视频和动画特效包括游戏中的“竞技模式入场与组牌”、“战斗结束领取奖励”、“购买卡牌机打开扩展包”、“卡牌分解”、“卡牌合成”的过程,以及游戏角色施展“嘲讽、冲锋、冻结”等技能时的特效,共计24段时长几秒钟至几分钟不等的视频片断。
视频和动画特效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炉石传说》中的游戏视频和动画特效,由一系列画面组成,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类似以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特征。法院认为可以作为类电作品给予保护。法院经审理比对认为部分视频和动画特效构成实质性相似。再看另一案例。
完美世界(北京)软件有限公司、明河出版社有限公司与北京昆仑乐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昆仑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大家都耳熟能详查良镛(笔名金庸)先生所创作的《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等经典小说,这些作品是一代中国人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佳作,有着极高的知名度。2002年查良镛先生将其享有著作权的12部武侠小说独家授权给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2013年4月30日,查良镛先生经明河社授权,依法将《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神雕侠侣》、《笑傲江湖》四部小说移动终端游戏软件改编权以及改编后游戏软件的商业开发权独家授予完美世界公司,同时完美世界公司获得了针对前述独家授权进行诉讼维权的权利。完美世界公司根据这一授权开发了相应的游戏产品。然而不久却出现了一款由火谷网开发的名为《武侠Q传》的游戏,大量运用了涉案作品中的人物、武功招式以及情节的设置。由此引发了完美世界(北京)软件有限公司、明河出版社有限公司与北京昆仑乐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昆仑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被告)关于著作权侵权与不正当竞争一案。
此案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并没有认定其为著作权侵权郭维琴,而是认定为不正当竞争。笔者认为这个判决可以这样分析:
首先,《武侠Q传》是否属于侵犯了著作权?如果《武侠Q传》并没有购买移动终端游戏软件的改编权,而改编了查良镛先生的作品,那么必定是属于侵权。所以这个认定的关键点在于认定其是否属于改变。在这个问题的判断上笔者认为主要还是应该观察其游戏软件中包含涉案作品的比例,以及游戏软件中包含的涉案作品内容是否在涉案作品原作里也占据了较大的份额包凡一。也就是说,这种份额的比较应是双向的。
从法院审理来看,法院认为在判断改编时最重要的是观察其故事情节及脉络发展,而《武侠Q传》中未包含足够具体的单部涉案小说的表达,且与单部涉案小说相对应的情节设置在《武侠Q传》中未达到较高的数量与比例,《武侠Q传》中包含的与涉案单部小说相对应的情节设置亦未占到涉案单部小说作品足够的比例。《武侠Q传》没有使用涉案单部小说的基本表达,涉案单部小说的表达在《武侠Q传》中的比重亦不高,《武侠Q传》整体上与单部涉案小说无法形成对应关系。因此,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武侠Q传》构成对涉案作品中任意一部作品的改编。我们注意到,武侠Q传游戏中设定的弟子角色与涉案作品中的角色存在对应关系的共76个,占游戏总人物角色数量的近70%,涉及到完美世界公司获得独家授权的四部作品中的全部核心人物。不仅如此,游戏中设定的武功与涉案作品中描述的武功存在对应关系的共82个,占比为71%;游戏中设置的关卡与涉案作品中的故事场景存在对应关系有8个,占总关卡数的25%,如此来看相似度是很高的。
但是法院在判断时并不是将《武侠Q传》与涉案的全部作品直接比对,而是将其与单部作品逐一比对,最后认定,《武侠Q传》并不和任何一部形成了对应关系,故而不能算作改编。既然不能被列入改编作品,深圳万象新园法院继而认定《武侠Q传》没有侵犯原告方的著作权。
其次,法院为什么又会认定其属于不正当竞争呢?我们首先从发条入手倒悬空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
其所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
也就是说损害其他经营者合法权益同时又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或者商业道德的行为应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那么笔者就从这两点出发来分析宇宙本源诀。
第一,两位原告购买涉案作品的版权或者游戏终端领域的游戏软件的改编权均是为了合理地使用涉案作品进行改编从而获得收益,而购买这种改编权会要付出一定的成本,然而具有竞争关系的三位被告未经许可无偿使用涉案作品中的元素,应属于不正当地取得了成本优势,同时又破坏了完美世界公司在移动终端游戏市场的竞争优势,抢占了相关游戏市场以及游戏群体,由此造成的对于完美世界公司经济上的损害是可以预见的;而对明河社来说,被告火谷网未经许可无偿使用涉案作品中的相关元素开发《武侠Q传》,并与昆仑乐享公司、昆仑万维公司合作运营武侠Q传的行为,也破坏了明河社在版权许可市场的竞争优势,减少了其未来可预期的版权许可的收入,对明河社的经营活动造成了现实的、可以预见的损害。
第二,查良镛先生的《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四部作品知名度和美誉度高,读者群体庞大,大家对于小说中的人物、故事情节以及武功招式都熟识,这些都会令读者愿意为相同题材或者故事架构的其他衍生品买单,正是由于这种价值,使得这些作品中蕴含的元素成为了可以获利的商业资源。这也是完美世界公司购买移动终端游戏软件的改编权、明河社购买版权的原因所在。利用他人的商业资源,理应付出报酬,这是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商业道德。同时,三位被告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属于不正当地利用这些作品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和美誉,不仅攀附了涉案作品及查良镛先生的声誉,而且会导致相关社会公众误认为武侠Q传游戏与涉案作品或查良镛先生有关,属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规定。
所以法院审理认为,三位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原告完美世界公司及明河社的不正当竞争。
笔者认为这种分立考虑的方法很值得借鉴。但从客观上来说,虽然从抽象的数据来看,《武侠Q传》的确没有和查良镛先生的单部作品构成对应关系,但是对于大众而言床探,查良镛先生的作品即使不需要完整的表达四神鼎之怨,也可以仅仅根据个别人物姓名就能联想到与之相关的种种事迹。法院的这种认定是从单个作品入手的,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查良镛先生不同作品的关联度大,而且知名度均较高,在考虑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时不应忽略作品的知名度对读者产生近似联想的影响,故而笔者认为是可以构成实质性相似的。

通过分析以上两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一部游戏可以分拆出很多元素,哪些元素是属于思想毛发生理学,哪些属于表达,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通过著作权的保护路径更合适还是通过反法保护更合适,亦或有更好的保护路径,其中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除此之外,游戏产品还会涉及商标或知名商标特有名称的法律问题。
例如在北京网元圣唐娱乐科技有限公司与广州菲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衡水维游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关于商标权的争议中,双方争议焦点就集中在名为“古剑奇侠”的这款被诉侵权的游戏,究竟有没有侵犯商标的专用权。法院审理过程中,比对了两个商标在字体、排列布局、颜色等视觉因素,认为并不构成近似,不会造成混淆。法院认为首先由于视觉上的直观差异,所以并不会直接导致公众的相关联想;其次“古剑”并没有被实际使用在特定商品之上;再次,根据互联网搜索引擎工作原理所推出的结果并不等同于用户实际搜索的结果,所以法院最终认定被诉侵权的游戏名称“古剑奇侠”并不构成对注册商标“古剑”、“古剑奇谭”商标专用权的侵犯。笔者认为,古剑奇侠或古剑奇谭,均是作为游戏作品的名称,是游戏作品的一部分,对于名称的使用并不构成商标性使用,故类似案例,如权利人想寻求救济,可通过知名商标特有名称的路径寻求反法上的保护可能更为适宜。
游戏产品的侵权纠纷还很多,如暴雪公司就是因为在其开发的《使命召唤》游戏中,未经许可,擅自使用“悍马”和“HMMWV”商标并将其授权给玩具和图书制造商,结果被悍马汽车制造商AMG公司告上法庭;《英雄联盟》发布的“夺命先锋”卢锡安的世界杯主题皮肤其皮肤发型、眼镜等特征与前荷兰国脚戴维斯极其相似,戴维斯因此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将Riot告上法庭;张家辉也在今年八月向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其为其他游戏代言的形象制作游戏的游戏开发者提起诉讼。
对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来说,一部卖做的网游可能是一座金矿,但是稍有不慎也肯能满盘皆输,对于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来说,坚持做正版游戏,保证游戏相关元素都能取得授权才是正途。
因为热门网游而导致的侵权纠纷自然会引来大众围观,但是在游戏领域相关的合同更是常态。
游戏领域的合同纠纷绝大部分都是游戏玩家与游戏运营平台之间的纠纷。比较典型的纠纷有两类,一类是源于游戏注册用户违规使用“外挂”而被游戏运营商封停账号。外挂与网游相伴而生,但外挂的存在破坏了公平的游戏环境,影响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同时外挂也存在较大的网络安全风险,植入木马的外挂程序可能会盗取玩家的用户信息。所以游戏运营平台一般都会对使用外挂的玩家进行约束甚至是封停账号。另一类是由于游戏玩家因游戏中的虚拟财产而与游戏运营商之间产生的纠纷。游戏中的虚拟财产包括玩家的游戏账户、角色等级、装备道具等,这些虚拟财产是玩家花费时间和真金白银换来的,游戏中的这些虚拟财产不仅能为玩家带来愉悦的精神体验,同时也是玩家重要的无形资产,《民法总则》已明确规定了网络虚拟财产应受保护。
这两类纠纷的解决除了要查清玩家行为及平台行为外,都不可避免的会涉及游戏运营平台的用户注册协议大故宫第一部。而用户注册协议又是典型的格式合同,游戏运营平台提供的用户注册协议是否遵循公平原则确定了游戏平台与游戏玩家之间的权利义务,是否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游戏玩家注意其义务和责任,是否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游戏玩家注意游戏平台的责任减免的条款,以及发生纠纷时怎么对格式条款进行解释都会影响纠纷的最终解决。在类似的纠纷中玩家大多会主张游戏运营商未对格式合同中的相关条款尽到提示的义务,而运营商一方,在用户注册协议都会使用醒目颜色、加黑或下划线来大篇幅的进行标注提示,但是也往往因为标注过多而失去了提示的功能,加之注册协议内容冗长而被法院认定为游戏运营商未能尽到对格式条款的提示义务,如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谷瑞雪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和徐煜与上海邮通科技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中,法院就作出了对游戏运营商不利的认定。可见,为了降低类似纠纷的发生或对纠纷进行有效的处理,对于游戏运营平台来说合理的设置其与玩家之间的权利义务并对重点条款进行标注提示才是明智之举。
随着游戏市场的发展,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游戏领域内的新的法律问题,单联丽本文也只是对游戏领域现有典型法律问题进行梳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对游戏领域既有法律问题有一个初步认知。
案例指引
BlizzardEntertainment,lnc(暴雪娱乐有限公司)等诉上海游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2014)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 23 号
北京网元圣唐娱乐科技有限公司与广州菲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衡水维游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5)粤知法商民终字第78号
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诉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二审案
完美世界(北京)软件有限公司、明河出版社有限公司与北京昆仑乐享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昆仑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4)一中民初字第5146号
l北京三鼎梦软件服务有限公司与株式会社光荣特库摩游戏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京民终178号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
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
(一)文字作品;
(二)口述作品;
(三)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
(四)美术、建筑作品;
(五)摄影作品;
(六)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七)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
(八)计算机软件;
(九)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
(十一)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
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
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损害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
本法所称的经营者石小红,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
经营者利用网络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当遵守本法的各项规定。
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下列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一)未经其他经营者同意,在其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中喋血长平,插入链接、强制进行目标跳转;
(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
(三)恶意对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不兼容;
(四)其他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
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
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对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内容,在合同订立时采用足以引起对方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等特别标识,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格式条款予以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符合合同法第三十九条所称“采取合理的方式”。
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对已尽合理提示及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3. 必须明确国内开发商拥有完整游戏著作权,IP方不得干预国内游戏开发商对游戏的改编或者是内容增补;
4. IP方不得要求在游戏中增加境外数据接口或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