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深圳公务员考试网再次夜读王朔,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想有腹肌的腋毛天使

作者:admin 2017-07-01

再次夜读王朔,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想有腹肌的腋毛天使
这次回家明显发现以前离了书活不了的二老,竟然天天端着手机给个各种“老铁”刷着666和拖拉机,原本千尘不染的书柜也有被闲置多年的感觉蒲松林。晚上闲来无事习惯性抽出《王朔文集》翻了起来。无意妄评大师,之谈自己感受。
一直觉得王朔的文章读起来接地气,有嚼劲。从当时“边缘平民”出发,以充满京味儿的普通话为调料,给读者端上一顿“思想BBQ”,面对各方质疑还以“爱吃不吃不吃滚蛋”的名厨气势。
初高中尤其爱读《我是你爸爸》,王朔三言两语就精准勾勒出马氏父子层出不穷递进式的矛盾以及父子二人嬉笑怒骂场景,富有京味儿特色的语言不断刺激我当时稚嫩的神经。不过读完《顽主》、《人莫予毒》和《无人喝彩》后又感受到“痞子语言”背后的哲思。
不得不说王朔某种意义上是幸运的,因为他见证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西方“舶来品”冲击下,原有“红色思想”的瓦解。而对于我们更幸运的是,有王朔这样拒绝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盲妃十六岁,选择遁入胡同巷里,从小人物的精气神儿来看待这场巨变。
初看王朔极容易被他京味儿带着跑,他不像璐瑶通过近乎自虐方式获得第一手资料和感悟,然后通过直截了当的独白插入小说中。王朔绝大多数思考都通过两类有巨大层次人的对话语言表达出来。
如《顽主》于观在“3T”公司和父亲对白:
“瞧我干什么?嫌你爸爸给你丢人了?”“没有,您给我长脸了,这下谁都知道我有个底气十足的爸爸了。” “小心感冒, 你那些狐朋狗友告我的状了?”老头子站起来,满意地围着房间踱起步,“其实我对他们很客气。”于观鼻子哼了一声,没说话。 “我是关心你。我怎么不去管大街上那些野小子在干吗?谁让你是我儿子的。” “所以呀,我也没说别的,要是换个人给我来这么一下,我非抽歪了他的嘴。” “你瞧瞧你,照照自己,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儿,哪还有点新一代青年的味道?” 于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抄起一本《中国老年》杂志乱翻着:“今儿麻将桌人不齐?”“严肃点。我要了解了解你的思想,你每天都在干什么?” “吃、喝、说话儿、睡觉帕斯卡拉,和你一样。” “不许你用这种无赖腔调跟我说话!我现在很为你担心,你也老大不小了,就这么一天天晃荡下去?该想想将来了,该想想怎么能多为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性的厉鬼。” 于观看着一本正经的老头子笑起来。 “你笑什么?”老头子涨红脸,“难道说得不对?” “对,我没说不对,我在笑我自个。” “没说不对?我从你的眼睛里就能看出你对我说的这番话不以为然。难道现在就没什么能打动你的?前两天我听了一个报告,老山前线英模团讲他们的英雄事保定冀英学校迹杰西麦卡尼。我听了很感动,眼睛瞎了还在顽强战斗,都是比你还年轻的青年人栗雅馨,对比人家你就不惭愧?” “惭愧布伟杰。” “不感动?” “感动青竹梦。”“我们这些老头子都流了泪。” “我也流了泪深圳公务员考试网。” “唉真拿你没办法,高明婷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寡廉鲜耻的儿子?” “那你叫我说什么呀刘从文?非得让我说自个是混蛋、寄生虫?我怎么就那么不顺你的眼?我也没去杀人放火、上街游行,我乖乖的招谁惹谁了?非得绷着块儿坚挺昂扬的样子才算好孩子?我不就庸俗点吗佤邦新闻局?” “看来你是不打算和我坦率交换思想了。”
几句对白就把新老两方价值冲突和交流的无力凸显了出来 。。。。。。
又如《人莫予毒》新老警察的对话“您在哪家商店受到慢待和侮辱了我不认识什么晚报之流的小报记者,用不着,遇到受气事我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我在卫生防疫和工商税务方面有很多朋友,他们总是能不事声张地仗住何商店低头,效果比登报还要好,来得快。”
“不是那种和服务系统的龃龉,这种不愉快我早已有效率以为常。是有一个人托我,我爱人单位的一个女孩子,她被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骗了田建民,又无法惩罚他龚泽艺,想在报上出口气。我想这种事情既有一定的可读性又具有某种警世作用,记者会感兴趣。”
“您说的是那是几年前的形势dpcq,那时国家政治的混乱刚刚得到澄清和里正,人们普遍渴求正义的伸张和传统道德的恢复,那是个复仇的年代。现在则不同了,人们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利和自由,敢作敢为是时代的特征,很少人再去理会那些因为失算蒙受损失者的大声呻吟、恶毒的以牙还牙的意图只能让人厌恶和不以为然,我就不同情那些企图获得些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捞到反而失去资本的经济上和感情上的小贩,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不能指责社会环境不良,他们往往是咎由自取,我建议您少管这些闲事,否则这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汲取什么教训,栽几个跟头对某些人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真是时代不同了,”单立人叹口气,“连你这样正派的年轻人也没多少正义感了长孙无垢越剧十姐妹。”
“不能这么说朴仁静。正义感依然有,只是使用比较谨慎而已。应该说心肠硬了,那些大街上乞讨的乞丐也许有体会,—把鼻涕一把泪掰折胳膊踢断腿也不得到多少路人的施舍了,起码没过去多了。”
严肃的人民警察被降格,正义的神圣内涵开始被消融,价值观的变化无处不在。诸如此类点到即止表达贯穿在王朔的作品里宁为卿狂,但一不留神就容易错过。
很多人说王朔俗,作品读不下去。但要知道写下这堆对话是在90年代初期特殊又敏感时代,社会较现在仍然相对封闭的年代惊变20年,其观点和论据仍具有超越时代的普适性,并且用简单接地气的文字将巨变的反思表达的如此通透,其感受力和表现力都是超然的血染大明。有时喝惯了咖啡换换豆浆也是极好的。

语言